www.pxfz.gov.cn服务热线:拔打89698969 政法帮您解忧愁
您现在的位置:法学天地 > 举案释法

21岁男无证酒驾遇难 其父告7酒友索赔20万

    多名朋友在饭店聚餐,席间推杯换盏,喝了白酒又喝啤酒。连喝数场的叶某在酒席散场后,拿过朋友朱某的汽车钥匙,载着酒友刘某某和张某驾车离去。噩耗当晚传来:叶某驾驶的车辆失控,叶某当场身亡,乘车人刘某某和张某受伤。

    昨日,经历丧子之痛的叶父作为原告出现在沛县法院庭审现场,将与其儿子同桌饮酒的七名酒友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20万元。

    这场“要命”的聚餐到底喝下了多少酒?公安部门如何认定该起交通事故?被告聚餐饮酒的行为与叶某的出事是否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昨日,沛县法院公开审理了这起民事案件。 

案件:男子酒驾遇难,7友被诉赔20万元

    叶某出生于1994年,酒后驾车遇难的日子在20151217的晚上。

    事发当晚,叶某被指参加了多场聚会,至于喝了多少酒,众说纷纭。最后散场时,有朋友用手机拍下的一张合影,记下了当晚同桌的这帮人。

    除了叶某,照片上还有朱某、刘某某、张某、刘某、蔡某、魏某、孙某和燕某,这些人最大的出生于1988年,最小的出生于1996年生。如今,这些人里,除了朱某在支付原告叶父20000元,取得其谅解并达成和解协议外,其余七人均被叶父告上法庭,成了被告。

    昨日的庭审现场,叶父及其委托的代理律师到庭,提出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20万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的代理律师详述了诉求明细:死亡赔偿金743460元、丧葬费30891.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824351.5元。因为原告认为叶某在该起事故中应该承担主要责任,遂只要求7被告承担30%的赔偿,合计25万余元,再去除已达成和解的朱某支付的20000万和被告刘某、蔡某、孙某、魏某、燕某支付的共计8800元,以及叶父主动放弃的一万余元,共计20万元。

回放:喝“全家福”又合影,竟成最后的团圆

    这起事故因何而起?还要追溯到2015年的1217

    当晚,叶某和朱某及七名被告在沛县一家渔村就餐,席间,在场的人均不同程度饮酒,这些人在当晚有的已经是喝第三场了,有的已经喝了白酒一两斤,还有的喝了白酒又喝啤酒。究竟每人喝了多少酒,已经很难考证了。

    晚上10时许,众人觉得吃喝差不多了,便提议让在场的所有人围聚在一处合一张影,之后共同举杯喝一杯“全家福”再散席。所谓“全家福”,就是每人满上杯中酒,大家举杯共饮。一杯“全家福”下肚,这群人对着镜头合影留念。

    当这群人走出饭店后,发现了朱某驾驶的红色小轿车停在店外。车门被打开后,张某坐上了副驾,自知喝酒过量的刘某某则坐在后排座上。而此时,叶某从朱某的手中拿过了车钥匙,一屁股坐进了驾驶位。

    他们要去哪儿?乘车人张某和刘某某在昨日庭审时,均称想不起来了,“有可能是KTV吧,打算再去唱歌的。”

    然而,当晚113分左右,当叶某驾驶的轿车沿着沛县城区汉城中路由南向北行驶到嘉禾手机城时,惨剧发生了。叶某驾车突然失控,车辆冲撞到路面花坛继而翻车,被甩出车外的叶某某当场死亡,张某和刘某某也不同程度受伤。

    事故发生的当晚和次日,共喝“全家福”的朋友陆陆续续都接到了噩耗,叶某的父母也听闻了孩子的死讯。 

还原:“S”线路开车,是喝晕了还是不会开?

    在庭审现场,叶父及其代理律师出示了合影、道路监控等相关证据,认为上述7被告明知叶某当晚饮酒,仍然让叶某驾驶机动车离开,没有对叶某尽到足够的安全保障义务,存在一定的过错。因叶某已为成年人,也应对自己的行为后果有充分的判断,故只要求7被告承担次要责任,赔偿损失的30%。

    在有关的道路监控视频中,记者看到,当晚112分许,叶某驾驶的红色轿车驶入画面下方最左侧车道,当时正值红灯,叶某驾车等待。通过之前其它车辆行驶的轨迹判断,该车道应为左转车道,但当信号灯变为绿灯时,叶某驾车与右侧直行车道内的车辆并肩直行,其从启动车辆到驾车至十字路口时,车身多次摆动呈“S”型路线前进,后驾车赶超多辆前车,迫使邻近机动车避让。而在驶出监控视频不久,叶某驾驶的轿车翻车。

    听过原告的诉讼请求并现场观看监控视频后,被告方发表了意见:

    一、叶某当晚参加多场聚餐,至渔村和被告相见时,已是第三场酒,且其到场时聚餐已基本结束,没人劝他饮酒,叶某当时也没有醉酒的情形,其随后的驾车死亡应与饮酒没有任何关系,之所以车身出现摆动,应是与其没有足够的驾驶技能有关,即叶某本来就不会开车;

    二、当晚在酒席近结束时,被告孙某对在场所有人进行了安全提示;

    三、叶某来就餐并非是被告邀请,而是其在串桌多场后主动前来,之前喝多少酒不清楚;

    四、朱某应该知道叶某没有驾驶证,或是知道其是否饮酒,但仍然将车交由其驾驶,应负全部责任。

    综上几点,被告方认为,对叶某的死亡,被告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 

庭审:叶某属无证酒后驾驶

    法庭出示了沛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今年323日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其中,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经过大致描述为:叶某因操作不慎,车辆侧翻,致叶某死亡,张某、刘某某受伤。道路交通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则大致写明:叶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酒后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观察疏忽、操作不当,造成交通事故。

    最终,叶某被认定为负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张某、刘某某无责。

    对于被告方称叶某出事故是因没驾照、不会驾车等原因,原告不认同,“叶某只是承担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但如果他最初被劝阻驾车,或没有饮酒,或许事故本就不会发生了。”

    庭审现场,双方当事人展开了激烈的辩论。经过合议庭合议,法庭认为争议的焦点为:

    一、七被告行为与被害人叶某损害后果有无因果关系;

    二、七被告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三、原告请求被告赔偿的项目和数额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刘某某和原告达成的调解协议是否有效及刘某某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庭审前,刘某某支付叶父5000元。)

    最后,经过询问,原告方表示同意调解,但被告方拒绝调解。法官表示,闭庭后待合议庭细致商议,择日作出宣判。 

对话:父亲犯罪获刑 叶某跟爷爷奶奶长大

    在昨日的庭审现场,叶母本是原告之一,但并未到庭。

    庭审结束后,记者采访了叶父。其透露,他和妻子离婚超过20年,儿子自从8个月大起就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处。其母亲知道孩子出事不在了,但现在打不通她的电话,也不知她在哪儿。谈及对这个儿子的照顾,叶某也显得颇为内疚。

    记者:为何8个月的孩子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叶父:我和他妈是在1994年有的两个孩子,儿子还有一个孪生姐姐,第二年我因犯罪被判刑7年,当年底,他妈妈就走了,其实我们结婚没办手续,离婚也没办手续,但从她走的时候,我心里就认为我们已经离了。

    记者:你出狱后距离这次事故的发生相差10余年,期间也没有照顾孩子吗?

    叶父:就算没有吧,孩子还是和他爷爷奶奶一起住,我偶尔给点钱,我在2007年的时候因盗窃又被判刑了,这次是判了11年,后来我在监狱中表现好,减刑了几年,在2014年出来的,本想着出来好好做人,好好对待孩子们,但没想到第二年孩子出了这样的事,一切都来不及了,我心里觉得很对不起孩子。

    记者:除了朱某,还有多名被告都给了你不同金额的现金,为何唯独没有告朱某,是因为他给的钱多吗?

    叶父:我的孩子从死到下葬,光是丧葬费就花了6万多元,这期间,只有小朱来看过我、安慰过我,他们也都不是故意的,说实话,小朱能这样,我心里不想再怪他了。而其他的孩子没有表现过歉意,甚至有的根本没有来,我没法原谅他们。